最新文章

【征文集萃】吴晓光 回首向来处

发布时间:2019-09-18        来源:《湖北电大报》   点击数:



尽管时隔三十多年,至今我仍然记得非常清楚,那是一九八六年的八月三十日,我搭乘长途公共汽车赶往县城,一路上我倚窗眺望远方,内心充满了激动和喜悦。破旧的大巴里充斥着滚烫的热浪和飞舞的灰尘,可我隐隐觉得前方有什么东西在等待着我,或者说我的命运将会发生一些改变。

我是电大八六级法律班学员。选择攻读法律,其实源于一种对未来的判断。如果依据兴趣和爱好,汉语言文学似乎是我的首选。但早年孟德斯鸠《论法的精神》,以及《读书》杂志上梁治平的系列专栏,给了我思想启蒙,使得我认为比之于莺莺燕燕,可能在一个改革开放的时代,大家更需要公平、正义和法治。

校园生活给大家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。无数热血青年从各个角落汇聚到一起,有的脱产学习,有的在工作之余坚持上课。那个时候大家每一个人都充满了理想,像小草上的露珠一样,闪烁着微弱而晶莹的光。

幸运的是作为一名全日制学生,我的时间充裕完整,因而学习也更为系统和全面。与我一道赁屋而居的几位室友,全都来自同一个小镇,经常地大家一同骑着自行车上学,一同骑着自行车回家,洒落的铃声里洋溢着大家的激情、自信、骄傲,以及对于这个伟大时代的感恩。

短短的三年时间,恍如一道闪电,它不单单是快捷,某种程度上更是照亮了大家思想的万古长夜。我不能设想的是,假如我的生命里未曾有过这三年的电大生活,那它会表现出怎样的形态和质感?我只知道那一定不会有后来我的出走远方,不会有我的人海江湖快意驰骋。

结束学业,大家像鸟一样扑腾着翅膀,有的奔赴异地,有的留在家乡,大多数同学从事法律工作,或律师或法官或司法公证员,而我则反叛进入商界,天平换成了算盘。三十余年光阴过去,起落间已然人生百态。

“路,走了44年,方向却不止一边。行装,偏爱黑色,内心,却仍是此间少年。护照,48页,但每个终点都值得赞颂千篇。旅程左右万里,时差却最多一天。世事,上下千年,却偏要说出瞬间”。

高晓松在《晓说》中的开场白,其实也暗合了我的生命经历和感悟。愈来愈远的脚步,让大家忽略了沿路的风景,午夜梦回,青青校园往往成为一幅凝固的画面。

大概年事渐高大家喜欢怀旧吧,前年有同学发起借清明放假聚会一次,一时间微信里响应者众。当我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,踏入家乡艾晶酒店的会场,我的眼前竟起了一层水雾。

虽不敢说什么“问姓惊初见,称名忆旧容”,可有很多的面影确实有些模糊。大家在《年轻的朋友来相会》的歌声背景下,感叹着岁月流逝,回忆着前尘往事。所有的话题始终离不开曾经的同窗时光,离不开三年电大生活的点点滴滴。

大家像是又回到了少年时代,一堆花白的脑袋不时爆发出笑声,大家谈论着当年如何在课堂搞怪,如何故意刁难老师;兴起时甚至还学起了毕业晚会上表演的迪斯科舞步,学起了考试时模拟法庭的控辩双方对决。一阵掌声和笑声过后剩下的是唏嘘。

有时候命运的转折可能源于某一个细微的时间节点,某一次偶然或必然的选择吧。譬如我此刻安坐在广州的秋天里,我想起的是三十多年前的那个八月末梢,想起的是一路摇摇晃晃像积木一般的大巴,是秋天的校园,是校园里一张张干净的脸庞和自由清新的空气。


吴晓光,笔名光夫。湖北电大八六级法律班学员。广州瑞莎国际生物科技有限企业董事长。香港芙丽微科智能科技美肤中心创始人。专业美容化妆品行业资深观察员。《医学美学美容》、《中国美容时尚报》专栏编辑。

 

责任编辑:毕小艳